我光芒万丈地离开,只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
虹圈已退。没有谁强迫,只是玩不爽了,去别地方玩去了~

一点想说的

虽然说已经绝笔退圈了,但有些事还未完全落幕,我应该承担我的责任。对于所有我冒犯过的人,我表示真诚的道歉,对不起。感谢所有遇见,感谢挺身而出的好意,也感谢能提出意见的人。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,执笔不曾放下,下个世界再见。

一个小号:

占tag致歉


不是来指责谁的,也不是来伤害谁的。只是不想被淹没,不想以这样被喊打喊杀的方式离开而已。只是不想曾经因为爱而付出的事也变成因为功利才去做的。

会不甘,会不平,为什么做了这些到最后变成高人一等,会被说又没有人逼你去做,也不想被遗忘,不想抹杀掉自己存在过的痕迹。


从整件事的“导火索”开始。


从一开始,灰喜鹊说觉得委屈...

 

非常郑重的告别信

今天是己亥年春分,上一年的春分,我刚刚写完《仗剑》。

没想到不过一年,我就以这种方式退场。

说好的CP24还会做出来的本子也决定不再做了,我本来是想跟大家一起去走寄售的,但最后考量还是决定放弃。

我最开始写虹系同人文是在了解到宏梦倒闭始末之后,写了一篇短文,后来又知道了七侠传原本应该有的后续八侠传和九侠传,有感而发写了《仗剑》。

仗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出本,因为那是我第一篇完整的中篇小说,对于质量也是忐忑不安,是在鹊的帮助下才能成型为拿在手里的实体。

鹊在我印象中真的是一个特别好说话的人。我这个人敏感又懦弱,没有心机不会撕逼,CP22那阵子感觉到鹊很不开心,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于...

 

我已经把我所有的虹系文章都转为仅自己可见了

我发现自己的本子被白送当天和第二天都没有挂人,也并没有去深挖什么证据,因为这毕竟是我的私事,人家买卖自由对不对。看我留下的那一条动态时间就知道了。

我挂人是因为她高价。

但是高价本身这件事与我无关,我能发现这个是是因为她高价且附赠了金风玉露,所以顺藤摸瓜找出来的,并且在讲述事件始末的时候也尽力保持了客观,最后也只是表达了金风玉露没有那么差的观点,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我写得多多多好,你就不应该送人,没有吧,如果是喜欢的小朋友之间送来送去,我也觉得很好,但这是高价买卖,不能一概而论。

我自认为算比较平心静气了,人家在撕我还在讲道理求和解。

可这样我...

 

诚心诚意出的本被当做买别的本子的附带白送出去,我好难过啊。

难过死了。

 

《流浪地球》影评

今天下午看完了《流浪地球》哭到头疼,直到现在还在疼ORZ。

心里有很多话想说,想为这部电影说点什么。

我是刘慈欣的原著粉,大刘小说总喜欢写愚昧的民众,在今天之前我还担心原著中人类叛乱的剧情该怎么拍,结果完全没有(笑),但这并不影响它是一部很好的电影。

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“悲壮”。

用一句话来说就是“割舍不掉的文化”。

其中有一些价值观是老生常谈但是又只有东方人才能懂得的,比如牺牲,比如希望,比如坚守。

关于牺牲,这个特别戳我,眼泪哗哗的,简单来说就是壮士断腕,为了更多人的生存或者更长远的未来只能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命——为了婴儿的生存,放弃了自己的生命,为了赤道发动机,放弃了杭州地下城...

 

【曹炎烈】荧惑守心(下)

典忧想都没想一口回绝:“不行!你是曹氏少主,我不可能让你涉险!”

“正因为我是曹氏少主,所以我必须回去!”曹炎烈骤然转身,还带着泥土的手掌揪住了典忧的衣领,眼中的凶狠毫不掩饰,典忧被他拉得一个趔趄,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,两个少年如此对视了几瞬,忽听巷子中传来陌生人交谈的声音,曹炎烈眼珠一动,面色上浮现出一丝惊慌,攥着典忧衣领的拳头往前一怼,典忧被迫让开,后背砸在冰冷的墙壁上,曹炎烈看了他一眼,头也不回地向里走去。

典忧伸手想去抓他,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抓到。

出了那个幽暗的角落,曹炎烈左右张望见四下无人,猫着腰往家中方向小跑着,此处离曹府不远,他沿着平时就人迹罕至的小道小心翼翼地躲着人,小路...

 

【曹炎烈】荧惑守心(中)

“学枪法?”

曹炎烈一怔,典忧先道:“曹家有教少主习武的先生,用不着您费心了。”黑衣年轻人看着本满是孩子气的一张脸换上了戒备提防,不由觉得好笑,他手腕一翻,抛出几道绿色的弧线,典忧慌忙接住,一看是三颗完好的莲子。年轻人道:“恕我直言,曹公子在府中学的武功不过尔尔,公子若是想学上乘功夫,跟那些人可是学不到的。”

曹炎烈眼光一亮,犹显得稚嫩的脸庞上浮现出几分动容:“那你说,什么才叫上乘功夫?”

年轻人伸出一只手,空空如也的手掌上无端落了两片叶子,他手虚虚一握,又平推而出,那叶子被无形的风流托起,飘飘悠悠至曹炎烈面前,悄无声息地裂成齑粉,破碎的点点绿色由风转着扬上天去。

就好像,被一只无形的...

 

【曹炎烈】荧惑守心(上)

“居上不宽,为礼不敬,临丧不哀,吾何以观之哉?”

“居上不宽,为礼不敬——”

“曹公子!”

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投下来,映进书房里暖洋洋的让人昏昏欲睡,偏偏先生夹着怒气的呵斥打断了朗朗书声,曹炎烈一下子站起来,抓着书本老老实实叫了一声:“先生。”

“曹公子。”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捋着胡须,气咻咻地说,“公子不愿听老朽讲这《论语》,想必是已经背得熟了,不如公子来讲一讲,这一句是何意?”

昨日溜出家门疯玩时,雪阳还打趣他,说哥咱们打个赌,明天你先生来了,你一定打盹。当时他还说,要是我真睡着了,哥请你看戏!

曹炎烈心里暗叫不好,往左看看,曹雪阳冲他眨眨眼,晃了晃书本做了个口型:你、输、了...

 

岁月安【剑三曹炎烈】

《朝露吟》的友情番外,原文点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大清早,木昔换了一身清爽衣裳,在镜前精心绾了发髻,戴上前几日备好的白玉耳坠,左右晃了晃觉得甚好,扭头瞧了瞧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,轻轻哼了声提起竹篮小心迈出了门。

暮夏的阳光沾着暖意,左右邻居婶子也都出来吹风晒太阳,相熟的李大妈笑眯眯地说:“杨姑娘今儿怎么打扮得这么好看?是不是有什么喜事?”

木昔笑回道:“哪有什么喜事,我看大妈气色好,您才是碰上喜事了吧?”

李大妈捶了捶腰:“呦,说到这还得谢谢你们家先生,要不是他指点,我家小孙子都要被书院赶出来了。”

又与李大妈聊了几句家常,看见日头往上爬,木昔匆匆说:“大妈,我还...

 

苦寒行【剑三曹炎烈】

风雪催枯草,白鹰掠云中。朔北苦寒之地,一队百来人的兵马缓缓前进,为首的男子骑白马,负长戟,铁甲戎装高大英武,黑金色的狰狞铜面覆住了半张脸。墨发高束,两鬓顺垂,凛风一吹,战袍与长发一同猎猎飞扬,在草原上凝成黑色的一点。

“曹将军,时候不早了,让大伙歇歇吧。”男子身侧的副将说道,“已到了朔北,将军何必心急呢。”

山狼微微仰头,见太阳西沉,将近傍晚,说道:“那便安营扎寨吧。”

副将武思南得令,一队人马当即勒马扎营,分发干粮,馒头就着凉水,几口腌菜,算是囫囵一顿饭,然而山狼滴水未进,他独自一人进了营,帐内生了火,可还是冷。案前摆着几本书卷,他捡了一卷翻开,那是一本《魏武帝集》,书的页脚微卷,显是...

 

© 江湖不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